【圖/文:行遍天下】

3月上旬,春天的氣息迴盪山林間,我們隨著吳雲天走訪深坑茶山古道,這才知道,台北近郊仍保有許多森林步道,只待我們走入林中,仰望天際,傾聽鳴鳥叫,用溪水撫平燥熱,感受其中的奧妙。

吳雲天,森林,淺山,愛山,敬山,原民
▲現為台北市出去玩戶外生活分享協會秘書長的吳雲天,曾任雪霸國家公園高山保育志工,喜歡觀察部落原鄉及淺山山村生活,著有《淡蘭古道北路》、《聖稜 雪山脊梁》等書,文章散見《台灣山岳》等雜誌。

愛森林的人 他把心遺留在山中

任職於中央研究院的吳雲天,閒暇之餘還身兼「台北市出去玩戶外生活分享協會」秘書長、茶山志工隊及里山義工隊、台灣山岳文教協會理事等多種角色,事實上,3月初他剛和生態作家劉克襄及志同道合的茶山志工隊友,完成茶山古道的年度修路計畫,「古道石頭碎掉了,就打新的石頭替換;木頭階梯被白螞蟻吃掉,就從森林取得樹木重鋪,山裡的阿公阿嬤茅草屋頂需要修繕,就從山下把茅草運上山。」

吳雲天,森林,淺山,愛山,敬山,原民
▲吳雲天的登山背包也是一張椅子,隨時能在森林小坐片刻,靜靜呼吸,放鬆身心。

吳雲天號召的上班族志工隊,足跡遍佈北台灣山區,插秧、砍樹、修房舍,哪裡需要人力,就利用周末假日上山,希望藉由自己的小小力量,幫助里山居民留住傳統的茅草屋頂文化和古法修築的步道,吳雲天說:「儘管忙碌,因為愛山,大家的時間分配都是投射自己的價值觀而已。」

吳雲天,森林,淺山,愛山,敬山,原民
▲吳雲天說:「曾經,我對森林只是單純地欣賞,當我體會到原民文化和森林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,對於森林,也更加敬重和愛護。」

擁有近30年登山經驗的吳雲天,對森林的認識、與森林的互動,每逢10年恰好一個階段,高中因為參加救國團的中橫健行隊、玉山登峰隊、雪山登峰隊,逐漸接觸森林,「登山過程中,一定會穿越森林,依隨著季節變化,春夏秋冬的森林帶給我全然不同的感受,淺山森林和高山森林各具魅力,豐富多元的生態,令人著迷。」

吳雲天,森林,淺山,愛山,敬山,原民
▲入春的森林,樹也在開花,每座森林擁有獨特的芬芳,進入森林呼吸乾淨、清涼、新鮮的空氣,記得也要乾淨地離開。

喜愛清澈溪流旁的青苔、小動物留下的足跡的吳雲天,聆聽清晨山中竹雞、山羌、野鳥的叫聲,宛如置身大自然的音樂廳。每年4月,當森林裡的黑翅螢提著小燈籠,無聲無息地飄著,寧靜、神秘、安定,就像在北海道民宿遇到下大雪,一朵朵小雪花安靜而緩慢地飄落。對吳雲天而言,賞雪和觀察螢火蟲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吳雲天,森林,淺山,愛山,敬山,原民
▲吳雲天認為森林就是一座自然寶庫,可以聆聽、觀賞與觸摸,喚醒並療癒人們的身心。

淺山是最佳的自然教室

北台灣的淡蘭古道是吳雲天很愛的健行路徑,這片遼闊的亞熱帶闊葉林,潮濕、蕨類豐富,還有許多平地人在此種稻、製茶,森林相當接近庶民生活,不再高不可攀。事實上,新北市森林何其多,過去的數百年歷史,孕育了茶葉、樟腦、提煉藍染的大菁葉,許多人的後代子孫已經繁衍20幾代,百年的房舍還是用珍貴的牛樟建成,人與森林關係緊密,樹木既可以造橋修路、作為建材又能雕刻藝術、種植香菇,宛如大自然恩賜的寶庫,所以,永續也格外重要。

吳雲天經常拜訪淺山的朋友,學習各種生活智慧,其中一個朋友,被他稱為「雙溪種樹人」,他以自家森林的段木種植香菇,並用老祖先的智慧,讓樹木生生不息。每回,當他砍下20年的段木時,都會預留1.5到2公尺的高度,讓樹幹重新冒芽,接著僅保留2至3個芽苗,讓樹木得以吸收養分、成長,如此一來,森林裡不會只有老樹,因為砍樹之後,陽光會灑落,種子會發芽,森林也能新陳代謝,代代都與森林和平共存。

提到森林永續,學校多元課綱推動的山野教育顯得尤其重要,閒暇時也會擔任生態導覽的吳雲天,很喜歡帶著國小學童走訪淺山,回答孩子們各式各樣的問題,再根據孩子的提問,引導大家觀察,逐一發現穿山甲挖掘的小洞、模樣可愛的靈芝和真菌、分辨動物的叫聲,潛移默化影響孩子的小心靈,從而學習感恩,謝謝森林帶給我們的一切。

吳雲天,森林,淺山,愛山,敬山,原民
▲跟著吳雲天老師的腳步一起走訪山林,也學習他對森林感恩的心。

Follow達人腳步

吳雲天老師
拍攝:新北市深坑區茶山古道
網址:吳雲天森川里海原鄉特派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