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,居酒屋,台日交流,酒場觀察,時時爐端燒
▲居酒場在地觀察家KEIKA與在台居酒場店長大石學是多年好友,暢聊彼此對於居酒場文化的看法。(警語:飲酒過量,有害健康)

 

【圖/文:行遍天下】

※飲酒過量,有害健康

華燈初上,跟著台日兩地觀察家Keika熟門熟路地鑽入林森北路巷內居酒屋,不消幾分鐘,店長便端上兩杯生啤,不一會兒「乾杯!」的吆喝聲,伴著此起彼落玻璃碰撞聲,屬於大人式夜未眠酒場究極飲食學的對談,就此微醺舒暢的展開⋯⋯

台北,居酒屋,台日交流,酒場觀察,時時爐端燒
▲居酒場在地觀察家KEIKA(下面簡稱K):爸爸日本人、媽媽台灣人的台日混血,經常「回去」日本和台灣兩地,致力於台日間的文化交流,促進雙方觀光活化的友好關係,用心觀察地方創生事業之合作。
台北,居酒屋,台日交流,酒場觀察,時時爐端燒
▲在台居酒場店長大石學(下面簡稱M):日本橫濱人,23歲為了學習中文而來台灣,從此愛上台の生活,定居至今9年,於2013年加入時時爐端燒團隊,以帥氣外型加上靦腆個性和精湛廚藝,成為顏面擔當,推廣日式居酒屋飲食文化的美好。

 

編:兩位這樣老熟的氣勢,感覺在居酒屋或酒場打滾很久吼~

K :沒有啦,其實在日本下班後,大家會來到居酒屋或餐廳、酒場放鬆,可是都不會先點菜,直接先叫上一杯啤酒,然後和同事或朋友先「乾杯!」再說∼感謝大家一天的辛苦!

M :對對!有點像是日本人「第一杯」下班酒的必做儀式,之後才會開始點菜、吃飯、聊天啊∼在喝完第一杯啤酒後,就會再點自己想喝的酒。

 

編:果然是有老練飲酒年資的兩位,應該在青澀少女&少年郎時期就一口栽入酒國了吧?

K :對啦!人家我一直都不青澀(笑∼)也是日本20歲成年才開始進去居酒屋的世界,加上工作關係,對日本酒文化自然有深入瞭解,來來來∼一邊喝、一邊聊∼乾啦!

M :講到這個「乾杯!」台灣和日本真的很不同吶∼台灣人喝酒時只要一說「乾杯!乾啦!」就是要喝完一整杯。但在日本,乾杯就只是擊杯碰撞慶祝的意思,代表聚餐飯局活動開始的動作,有一種開動了的感覺,不用一口氣喝光,隨意就好。

K :哈哈,台灣人真的很愛拼酒或是追酒,但日本其實是愛享受喝酒的那種放鬆氣氛,沒有一定要喝醉,或是一飲而盡喝到飽。所以通常會一進到居酒屋,就先空腹喝一口生啤酒,接著點一些毛豆、生魚片等小菜來下酒,再邊喝邊「慢慢」點一些主食來吃,和台灣人一到餐廳就會先點好所有菜,再點酒來喝的習慣

很不同。

M :日本人只要在用餐時有喝酒,一般只會搭配前菜及主食料理,等到喝得差不多了,最後才會吃白飯或是拉麵(也有的是續攤到拉麵店吃麵),甚至是用日式火鍋湯底煮成雜炊的粥來吃,作為最後結束階段「締め(しめ,Shi-Me)」。像是我在居酒屋常會點串燒來吃,配啤酒之外,也會點日本酒、清酒來喝,最終再吃茶泡飯當作Ending。

 

台北,居酒屋,台日交流,酒場觀察,時時爐端燒
▲居酒屋小眉角  吃飯前,先乾杯再說:在日本居酒屋,或是酒席吃飯,都要先全員點好酒或飲料,等酒水送上來前,都不能動桌上的食物,要等大家一起舉杯乾杯後,才能開始享用小菜或料理。 (警語:飲酒過量,有害健康)

 

編:Sou-Ka!台灣人和日本人「上居酒屋」的飲食風格真的好不一樣,那佐菜的配酒是不是也有什麼講究的門道?

K :其實下酒菜或料理,大多都可照自己喜好來下單、選酒,像是從日本居酒屋研發出,用威士忌加碳酸蘇打氣泡水調製出來的「High Ball」或是啤酒口感的碳酸飲料「Hoppy」,以及很多女生喜歡的果實酒「沙瓦」都是很好搭配各種食物來小酌一下。

M :Keika說的這些酒,現在不論在台灣或日本都是居酒屋裡面很受歡迎的酒款,不過也是有些人滿講究傳統的吃法,會點生魚片、煮魚等海鮮類配日本酒;若是想吃燉肉或內臟類等味道較濃厚、口味較重的食物,就會搭燒酒。但是這幾年我發現台灣人很懂得日本飲食文化的用餐方式,例如吃生魚片時,不會把哇沙比全放入醬油攪一攪,再夾生魚片拌來吃了,而會用筷子取一點芥末放在生魚片上,再蘸醬油來品嚐,真的很斯勾以捏∼

 

編:這真的要多虧Keika這位台日觀光大使很努力推動兩地觀光的交流,打開大家的視野,從居酒屋飲酒禮儀認識彼此的文化,愈來愈相親相愛,真的好有趣!

K :哎唷!不要這麼說,台灣人很愛日本,日本人也很愛台灣,所以抱持著交朋友的心態「先乾杯就對了!」好比我一個人去居酒屋的時候,就喜歡坐在吧檯的位子,不僅可以和服務的店員、廚師聊天,偶爾開心敬一下酒外,往往幾杯黃湯下肚後,酒場的氛圍就會變得很活絡,能見到日本人有別於平常嚴謹之外的輕鬆幽默樣貌,就會和一旁的客人聊開,交到新朋友(笑∼)話說我和時時店長大石學,就是這樣邂逅認識的啊!哈哈哈⋯⋯

M :噎∼素的素的!我們的緣份就是從9年前青春正好的笑喝喝時代開始結下的,有趣的是這幾年我在台灣「時時爐端燒」居酒屋工作,也是蠻常發生一些奇怪ㄋㄟ的新鮮事,有一次也是坐在吧檯的一位熟女客人,可能是喝多了,有點醉意,

就突然跑到吧檯裡面的烤爐這邊,把我整個人抱住,被小小驚嚇到了一下,然後,她下次再來時,卻說整個不記得有這件事(昏∼)

編:只能說人帥真好,果然是林森北路門面擔當的一哥啊~

台北,居酒屋,台日交流,酒場觀察,時時爐端燒
▲居酒屋小眉角  這樣倒酒就對了:日本有句傳統俗話說,若在飯局中,自己幫自己倒酒,就不能出人頭地,所以會注意酒場的互動性,算是不成文的潛規則,會顧及禮數地留意誰的酒杯空了,而互相倒酒。另外斟酒時,不讓酒碰到杯緣、酒標需朝上,並一手握住酒瓶中央,一手輕扶瓶底來倒酒等等細節。(警語:飲酒過量,有害健康)

K :就是說啊,應該很少人有這種福氣或是困擾啦∼噗!

M :不素這樣啦(臉紅貌∼)我們不要聊這個,說到在台灣居酒屋看到的趣事,我還想分享的是,經常被台灣客人要求把剩菜或喝不完的飲料「打包」,這也是比較驚奇的,因為在日本,基於衛生考量,大部分餐廳、食堂或居酒屋都沒有提供打包服務,倒是在這邊工作的關係,開始會視狀況幫台灣客人打包。

K :基於新鮮度和健康飲食考量,其實真的不建議打包。建議可和大多數日本人的酒場習慣,在第一攤居酒屋喝完後,再轉移陣地「續攤」進行「日文說的:梯子(はしご,Ha-Shi-Go)」二次會,甚至是三次會的換個地方再喝酒,繼續狂歡的

吃啊、喝啊!

編:沒錯,就是要像日劇裡一樣,在居酒屋小酌個兩、三杯後,來去N次會的「爬梯子」續攤,最後一定要吃碗熱呼呼的拉麵,作個完美The End!完全秒入日本日常酒場生活,悠悠地在微醺中,用舌尖獲得最大慰藉的舒心感!

▲居酒屋小眉角  座位學問大:一般酒聚中,若有長輩、前輩或上司、長官在場,會安排坐在離門口或入口最遠的上座位子,避免被其他客人或服務生上菜時打擾。如是榻榻米坐席,還需注意不要在移動時踩到別人的坐墊。 (警語:飲酒過量,有害健康)
台北,居酒屋,台日交流,酒場觀察,時時爐端燒
▲靠近前檯的位子可以欣賞到師父精湛的刀工。
Facebook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