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世界僅存的繁體漢字鉛鑄行 日星的堅持與日常

【圖.文|行遍天下

樸實的店門裡,日光燈下,咔恰∼咔恰∼鑄字機節奏感的運轉聲,從一排排字海的鉛字架廊道底傳出,張介冠正全神貫注緊盯機器鑄字的每一細節,不一會功夫隨即拿起銅模放入機器,緊接著把鑄好的字放在手中細看、再手持鉛字用放大鏡檢查,是每天日星鑄字行最日常的風景。

 

全世界僅存的繁體漢字鉛鑄行

活版印刷發明至今一千多年,30多年前的閱讀物皆是靠這項傳統印刷而來,過程必需得經由鑄字行、排版房、印刷廠、裝訂廠等環環相扣分工下,才得以完成一本書。張介冠回想起當時榮景,「在1949至1980年,全台約有3萬多家活版印刷廠,是印刷產業最興盛時期,從南到北有約20多家鑄字行,那時最熱門的金庸、瓊瑤小說都是透過活字印刷出版。以前,我還必需常常騎腳踏車,送鉛字和清樣去新店的中華印刷廠,或是騎送到瑞芳、新竹。」

1969年5月1日,張介冠的爸爸張錫齡以「日日生產、日日生財」之意,命店名為「日星」,創辦鑄字行。在籌備前2年,17歲的張介冠也離開鐵工和車床的工作,協助爸爸鑄字事業,開始父子倆365天日夜不停歇,輪流工作12小時。從學徒做起的他,一步步在嚴厲打罵中學習技藝;到今年第50個年頭,69歲的張介冠仍舊維持當年習慣,「每天在開門前,早1小時到,8點就先來準備工作事項;等到大家下班了,再多留1小時,審視工具機械狀況,並備妥隔天要用的東西。」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▲張介冠希望有更多人了解活版印刷和漢字鉛鑄,並延續下去。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▲張介冠希望有更多人了解活版印刷和漢字鉛鑄,並延續下去。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▲張介冠每天兼具實務鑄造和工藝推廣,企圖喚起大家珍惜漢字文化。

 

一字一世界不可承受之重

才在細數著過往輝煌時,張介冠不禁感嘆,「1985年電腦技術在印刷產業開始被應用,讓活版鉛字印刷大幅萎縮,差不多在1995年就完全宣判死刑,許多鑄字行紛紛熄燈。到現在,日星是全台僅剩的一家鑄字行,也是全世界唯一一家繁體漢字鉛鑄專門店。」不顧家人反對,接手日星後的張介冠,堅持著這份沒人要從事的事業,對於店裡的一字一物,都是承襲爸爸一輩子志業的心頭肉,輕嘆一聲「哎!看透了就好!這是70年前上帝安排好的路,所以從底層走到現在;是我生命該做的,能做多少是多少!盡己所能的復甦起來,留一些東西給後代子孫。」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▲附有鉛的台語與「緣」同音的鉛字, 來傳遞緣份的復古打字機,可收納擺放9個2號鉛字。

坦言重建非易事「當活版鉛字印刷被淘汰後,消失2、30年,若要有點生機,必須要花2倍時間,因此最起碼要60年光景,且還要有人力、資金、技術等多方條件配合下才能成大業。」

背負起困難任務的張介冠,面對的首要考驗,便是打造鉛字的鑄字銅模耗損嚴重,必需自己想辦法將字重新打樣、掃描、修復字體、另鑄新模。於是在2008年有了為台灣打造一座「活版印刷工藝館」的想,希望能永續保留鉛字印刷的珍貴資產,而誕生台灣活版印刷文化保存協會,進行他稱為鉛字之母的正體漢字銅模復刻。在如此艱辛又缺乏資源的浩大工程,僅憑著張介冠藝術家工匠的職人精神,至今鍥而不捨的在耗費心力的長期耐力戰執著,每個鉛字和銅模都刻進他的熱情,希冀再度撼動世人目光。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▲日星的字架體系,是張介冠三舅父設計編排,用字典部首分類,再用V字型分為日常常用和不常用的區塊。

 

癡人鉛刻入心的說文解字

這幾年一路走來,日星靠著張介冠一位鑄字師,7台古董鑄字機,和保有楷書、宋體、黑體等3種字體,約30餘萬種鉛字字型收藏,照著2011年所列的振興活版印刷、鉛字保存計劃大綱,透過招募志工、舉辦工作坊、培訓人員課程與導覽活動,為活版印刷發展留下見證,目的是想讓更多人發掘漢字文化的力量。亦步亦驅追尋前人印刷標準的他,雖苦笑說「做到現在,才達到擬定綱要1%而已;有些還做不到的,就慢慢來,只能和時間賽跑,將這個社會公共財,傳承下去。」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▲隨著張介冠修理鑄字機又鑄造鉛字,一起掉進文字堆砌出的美好時光。

說起漢字文字的獨特發展、印刷術的演變、鉛字的鑄造和排版等等,難掩熱愛之情滔滔不絕又語重心長的說「知道這些,就會明白日星存在的意義。」縱使鑄字行連年虧損,張介冠始終堅守鑄字這條路,在慢速道上,用阿甘的精神追求心中燃起的一絲完美價值,直言「這項傳統工藝曾協助人類在訊息傳達,有很大的文化意義,或許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漢字的奧妙,但現已引起社會關注,變成全世界焦點,也算有達成一些心願。」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▲50年的鑄字歲月,蘊含漢字工藝文化的質感歷程。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▲用雙手的溫度,篆刻出生命樂章的重量。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▲張介冠在鑄字過程中常被350度高溫鉛液燙傷。

窮盡一生想做好鑄字的張介冠,自我調侃說「我就是個傻瓜啊!前陣子,小兒子去參加東京凸版印刷活動,順道拜訪幾位日本前輩,他們就說『叫你爸爸那個傻瓜不要再做了,太苦了!』」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▲近期日星成立「活印工坊」,讓跟著他作鑄字的小兒子有學習的領域,並作為推廣活版印刷的基地。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▲珍貴的銅模資產,有用了幾十年的絕版骨董,和重新鑄刻後的新版黃銅銅模。

 

Taiwan Artisan

日星鑄字行

地址|台北市大同區太原路97巷13號
電話|02-2556-4626
網址|日星鑄字行 Ri Xing Type Foundry
時間|週三∼週五9:00∼12:00、13:30∼18:00;週六週日9:30∼12:00、13:30∼17:00 (週一、週二休)

 

京都在地人的口袋名單:【影音】絕對找到迷路,私密京都TOP6

行遍天下10月號2019第326期

Facebook留言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這篇很讚